×
标签: 暂无标签
大家好,我是马港真,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。
今天说一个小说里的逆天奇案。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每座都会都有成千上万个井盖。
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井盖一般多久被打开一次?
有的是用来排下水的,可能几十天、几个月会被翻查一次,但有一类井盖下装的是地下电缆。
只要电缆没有故障,这种井盖可能几年、几十年都不会被开启。
这天,正巧碰上某一区的电缆改造,一个地下电缆井盖被打开,发现了一具女尸。
由于井下阴凉,女尸保存较为完好。
但也死了有一个多月。
初步推测这名女死者的年龄在20岁左右,女死者穿了一身黄色睡衣,说明她大概率是在家中遇害。
颈部有伤痕,是被人掐住脖子勒死的,而后抛尸。
凶手是谁?
警察判定凶手可能是女死者认识的人,并极有可能住在距离井盖一公里范围内的住宅。
在刑侦上对于抛尸案的凶手有一项“远抛近埋”的推论。
如果凶手杀了一个不太熟的人,有逃避心理,一般会将遗体分解几块,抛到很远的荒山处置处罚,这样就感觉危险离自己远一点。
但如果凶手是错手杀死一个很熟悉的人、亲戚家人,一来良心过不去,二来不愿死者的遗体冻着、腐烂,或再受别的动物啃食。
凶手会善待遗体,有人甚至会用棉被包好遗体,在离家比较近的地方、自己熟悉的地方给埋了,有一种落叶归根的心理。
这个案件很特别,遗体是在井下被发现的。
它在某种意义上符合“埋”的原则。
死者衣服穿得整齐,除了颈部的掐痕,身上再无外伤,说明凶手是死者熟人的可能性极大、且错杀的可能性也很大。
·

第一步要确定女死者的身份。
查了一下近一个多月的失踪生齿,没有与死者相符的人。
但是女死者身上穿的这身睡衣帮助到了警方。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这睡衣看起来比较新,上面有一些特色图案,也有logo牌,是一个没名气的牌子。
考虑到女生一般都有网购的习惯,以是警察根据这个logo牌在某宝搜了一下。
只有一个商家在卖,商家自称是全网独家代理。
这就很好办了,联系商家,向他要了案发前三个月购买这款睡衣的客户记录,寻找同城买家。
付款都有地址、电话。
锁定了4个购买账户,一一打电话问询,发现有一个账户的机主电话关机。
那人名叫余梦。
死者的面部出现腐烂,但是使用电脑技术还原容貌,与余梦身份证相比对,二人相似度极高。
余梦填写的收货地址是嘉园小区402,一栋老房子。
警察去敲门,没人开。联系了房东,是个男的,四十几岁。
男房东赶到小区,说这房子是半年前租给余梦的,1200一个月,不过她有一个多月没交租了。
“这么久没交房租,你也不催?”警察纳闷。
“钱不多,况且这女孩人挺好的,一个人在外打工也不容易。”
这个男房东比较有钱,开了个公司,他表示自己不在意这千把块钱。
男房东没有备用钥匙,征得同意后,警察破门而入。
一进屋后,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消毒水闻到。
房间很干净,地上、沙发上没有什么灰尘。
说明这屋子被人刻意打扫过,一室一厅的房子,在睡房里找到几条男士内裤、衬衫。
这说明余梦可能是有个男朋侪,男朋侪常在这留宿。
床上找到了几根长头发,应该是余梦的,在浴室里找到余梦用过的牙刷。
将这些证物拿回去做了DNA比对,证实在井盖下发现的女死者正是余梦。
·
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余梦的社会背景比较复杂。
她是半年前从外地来本市的,在一家酒吧当公关经理。
平时主要负责订台、拉客人,偶然会陪客户喝酒。
不过这家酒吧比较高档,来消费的都是有些素质的成功人士。
酒吧的一个员工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——这几个月有个男的和余梦走得很近。
这男的很年轻,长得也不错,不过看起来没什么钱。
这里消费很贵,他每次都只点一杯啤酒坐着。
开始余梦对这男的很热情也很暧昧,后来突然就不怎么搭理了。
这男的纠缠了几次,在酒吧大叫闹事,“余梦,你为什么突然不理我,你不爱我了吗?”
这事还惊动了保安。
这样判定,这个男的是余梦的一个“狂热”追求者,他比较符合嫌疑人的特性。
找这人也很容易,酒吧提供了这男的消费记录,借此查得手机号码。
一查这个男的名叫张世文,是云城大学的研究生。
去云城大学找张世文,舍友说张世文在几天前就失踪了。
畏罪潜逃?
警察一查张世文的收支境记录、航班、高铁记录等,统统没有。
说明张世文大概率还留在本市。
可他这是去哪儿了呢?
在余梦家里还找到几根男士头发,DNA比对后发现与张世文吻合。
张世文具有重大作案嫌疑,但是这嫌疑来的实在很蹊跷。
为什么这么说呢?
如果是张世文因求爱未遂等原因杀了余梦,那他回到案发现场进行清理,房间里有消毒水的味道。
他既然清理了,干嘛还要把自己的衬衫、内裤留下。
这不是摆明了让警察怀疑他吗?
·
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确切说,他是在市郊的一个下水道井盖下被找到的。
一组人员特意去了余梦原先生活过的另一座都会,走访邻居、亲戚调查。
有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线索。
还记得那个男房东吗?他和余梦之间有着另一层秘密的关系。
男房东有个女儿,名叫徐淼淼。
但其实余梦也是男房东的“女儿”。
余梦和徐淼淼出生在另一座都会的同一家医院,且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。
由于护士在给婴儿洗完澡后,抱错了。
以是最早是余梦成为男房东的女儿。徐淼淼去了另一个家庭。
一直到余梦和徐淼淼5岁那年,才被查出来是“抱错”了,两家人急匆匆将真正的女儿给换了回来。
而在换回孩子后,男房东估计是不想留在伤心地。
以是带着徐淼淼离开,来到本市发展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而余梦却走上了另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——
她换到亲生父母身边后,这家人家境不好,又离婚了,把余梦丢给爷爷带。
余梦初中读完就辍学了,之后颠沛流浪地在社会上混。
余梦是在半年前来到本市的,还住在了男房东的房子里。
这样说来,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租客,而是“养父”“养女”。
男房东在第一次见警察时就隐瞒了这事,再查这个男房东,又发现了细思极恐的线索。
他和女儿徐淼淼住在一栋高级公寓里。
而这栋公寓离发现余梦遗体的井盖只有几百米之隔,这高度符合了“远抛近埋”的原则。
换句话说,在警察打开井盖、发现余梦遗体的第一时刻。
男房东很有可能在自己住的房子里,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幕,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——这件事暴露了。
·
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三天之后,张世文被找到了。
确切说,他是在市郊的一个下水道井盖下被找到的。
找到的时候他已经在井盖下呆了足足七天。
井盖下有面包、矿泉水,他每天都对着井盖上求救,大叫。
他一次次试图跳起来推开井盖,可井盖距离下水道太高了,到处又没有受力点。
还好一晚有几个都会维修工途经这里,才救出了张世文。
他被送到医院,人很虚弱,警察问他,“你是怎么到井盖下的?”
他说,余梦有一个多月没理他了,去酒吧找她,她不在,去家里等,她也不在家。
他还去问了徐淼淼,徐淼淼说余梦已经回老家了。
“徐淼淼?”警察一愣,“你怎么认识这人。”
张世文说,我固然认识徐淼淼,我们是一个大学的。她是我师妹,就是她介绍余梦和我认识的。
原来,有天徐淼淼去酒吧找余梦玩,带上了张世文。
那晚余梦对张世文眉来眼去,二人就好上了。
但是好上不久之后,余梦就对张世文乍寒乍热,还甩了张世文。
张世文已经陷进去了,他不断纠缠余梦。
而在七天前,他突然收到余梦手机发给他一条信息,约他到市郊见面。
张世文兴冲冲地就去了,可突然后脑一沉,被人敲了一棍。
等他醒来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井下了,旁边另有面包和矿泉水。
整件事就是这样。
·
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就在真相呼之欲出的时候,男房东主动到警局投案自首。
他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,很冷静,他交代了,是他杀死了余梦。
其实从当年换走余梦后,他一直心有不忍,毕竟余梦从出生到5岁都是和他共同度过的。
二人有过那么优美的回忆。
这些年他一直有注意余梦的消息,知道余梦过得不好。
几个月前,他让余梦来本市发展,把那个出租屋给余梦住。他还准备把那房子过户到余梦名下。
“可这段父爱,变得扭曲了,我太脏了。”
男房东说通过几个月的相处,他发现自己有点爱上余梦,想要得到她,侵犯未遂,一时失手杀死了余梦。
他用汽车将余梦的遗体载到一个电缆井盖前,等到天黑了,将余梦的遗体抛尸。
那个地方他特意勘查选过,离家不远。
他买了个望远镜,每天都看着井盖周围的一举一动。
以是在警察发现遗体的第一时间,他知道自己藏不住了。
男房东判定从警察发现遗体到确定余梦身份至少需要48小时,他必须抢先一步。
他想找一个替死鬼,张世文就是最好人选。
他用余梦的手机发了个短信给张世文,说要私奔,张世文信以为真,带着一些衣服去了郊外。
男房东趁机打晕张世文,将他丢到井下。
男房东原本是想要潜逃的,他希望张世文成为怀疑目标,为他拖一段时间,以是他在井下放了面包和水,他并没有想要杀死张世文。
接着,他将张世文的衣物、几根头发带回余梦家里,洒在床上,制造了张世文的作案嫌疑。
“你都处置处罚得这么完美了,不是准备逃跑了,为什么要来投案?”警察问。
“始终还是过不了内心一关。”男房东叹了口气,低下头。
·

这个男房东所交代的事无巨细,都说道了点子上。
无论是谋杀余梦、抛尸、栽赃谋害张世文这些事也都到点子上。
这些本来警察去查都要查很久,还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完善的证据,他的悔过、求坦白从宽之心也能理解。
关键就是在这匪夷所思的作案动机上。
他好歹也是余梦的养父,真有这么变态想要去侵犯余梦?
再况且,他是怎么知道余梦和张世文的关系的?
一个“变态”养父的自我救赎、主动献身也来的太突然了吧。
警察了解到,这个男房东人很正常,也确实是像父亲一般地爱着余梦,而此时的调查目标、线索,顺着查下去,越来越清晰。
就像是洋葱,一点点剥开。
藏在其中的那根芯,那个最深的嫌疑人浮出水面。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:井底藏尸40天、证据全毁,最后凭一件睡衣破案素材

·

警察把徐淼淼请到了审讯室。
“你一直都暗恋张世文,对吧?”警察问。
“对。”徐淼淼不断揉搓着双手。
“余梦也是知道你喜好张世文的,对吗?”
徐淼淼没有说话。
“你的父亲说是他杀了余梦的,你相信吗?”
徐淼淼依旧没有说话。
警察拿出一份调查得来的通话记录,上头显示在一个多月前的某天夜晚1:45分,徐淼淼打了个电话给父亲。
这个时间,与余梦遇害的日期极为吻合。
警察还找到嘉园小区的监控录像,原本监控录像30天会覆盖一次。
刚好前段时间小区换了新的监控,旧的监控撤下后录像没洗。
监控显示在一个多月前、那晚的1:00,徐淼淼进入余梦住的嘉园小区。
2:10,男房东进入嘉园小区。
2:30,徐淼淼慌慌张张离去。
而后这个男房东在4:00离去,第二天晚上8:00开车回来,带了一个行李箱,之后9:00拖着行李箱离开。
警察说,“我不知道这些监控录像说明了什么,但是,或许你可以告诉我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·

徐淼淼泣不成声,交代了整件事的真相——
自从5岁那年,被交换回来后,我一直很努力地想要融入这个家庭。
但我发现父亲对我的爱,并不是很爱很爱的那一种。
就好比我冲过去,欢乐鼓舞地想和爸爸要一个大大的拥抱,他却只是小小地抱了我一下。
而这一切随着余梦的到来,更加强烈。
几个月前,从余梦回来开始,我就可以感觉到我爸那种由心而发的关切——
他会一早去买菜,忙一上午。他明显每周一要开会,可余空想去跑步,他连会议都取消了陪着的。
他从来都不会对我做这些。
不光是我爸。余梦还抢走了我暗恋一年多的学长张世文。
她明知道我是喜好张世文的,还和张世文睡了。把张世文迷的神魂颠倒。
张世文甚至叫我去找余梦为他说好话。
于是,在一个多月前的夜晚,我去找了余梦。
我去了她的屋子,她说不想和我们住在一起,一个人住进旧楼。
呵,你知道吗,这房子要拆迁能赔一百多万,父亲一直筹划着将这房子赠给余梦。而我才是他的亲生女儿。
那晚,余梦就在客厅里,穿着睡衣,抽着烟,看着我,问我来干嘛。
我说,你为什么不理张世文,他想和你和洽。
“你不是喜好张世文吗?”她嘲笑着,吐出了烟,“我一点也不喜好他,只不过我就是不想要你得到。”
为什么你要这么做。
她说,“你所有的一切都曾经是我的。以后也都会是我的。”
不会,我不相信。
她说,“除了你是亲生的以外,爸爸是爱我的,比你更甚。”
当余梦说出这句话的一刻,长期以来压抑在我心里的情绪统统释放了出来。
我受不了,就像是变了一个人,我突然掐住余梦的脖子,死死捏着,死死捏着,直到很久才松开手。
死了。她真的死了。
我吓坏了,我不知道要怎么办,慌乱之中,我只能给父亲打了电话......
·

徐淼淼流着眼泪说完,至此,案件水落石山。
徐淼淼错手杀死余梦,而他的父亲,那个男房东不忍女儿坐牢,以是帮她善后处置处罚遗体。
他本想要逃的,但是又能逃到哪里去。杀人之后徐淼淼的心理病越来越重,再说到底,余梦也是他的女儿。
在背负着极大愧疚的情况下,他选择主动献身,负担下所有罪名,也许这样,他的内心才能好受一点。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

上一篇:两万五千里长征,红军的钱和粮草是怎么解决的?
下一篇:安徽又一景点走红,被称为流动的“清明上河园”,距市区2.2公里
我是的十八簿

写了 1081 篇文章,拥有财富 3906,被 1 人关注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万合网 |津ICP备20000583号|

津公网安备12022502000169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7 Comsenz Inc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