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标签: 暂无标签
大家好,我是马港真,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。
今天说一个小说里的逆天奇案。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故事:查了100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最后凭一部电梯破案素材

这事发生在1999年的香港,夜幕中的铜锣湾。
镜头拉近,可以看到一名女子的背影,在这微凉的秋,她裹着黑色风衣,走在人来人往的路上。
时不时有行人侧目看她,叼着牙签的送货员、研究赛马杂志的小混混对她吹着口哨。
这名女子长得着实是太“靓”了。
她不说话,面无任何心情,走到一栋写字楼前,看了看,这楼共有七层,不新不旧,写着“云集大厦”。
她的手插在风衣口袋里,口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,她的手臂微微有一些颤抖。
她走进这栋大楼,大堂的保安看了这名女子一眼,礼貌点头。
保安并没有给女子做登记,这女的来干嘛的,保安已经猜出大半。
这栋大厦五楼有一个三百多平米的摄影工作室,老板名叫万宇良,是个颇有名气的摄影师。
经常会有漂亮的女子来这里拍写真照。
电梯的门本来要关上,一个上班的男职员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要进电梯,立刻按了开门的按钮。
女子进入电梯,电梯里有四个人,二男二女。
她朝那两个男人的身边靠了靠,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香水味。
我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该多好啊。那两个男人浮想联翩。
女子按了一下五楼,电梯缓缓而上。
“叮”地一声响,五楼到了,门开了。
女子走出楼,瞧见了一张巨大的海报,海报中是个36岁的成熟男人,双手交织在胸前,左右双方是清一色的漂亮女模特。
这男的就是万宇良,海报上写了他的一堆头衔,某某明星御用摄影师、1995-1998年人物摄影大奖获铜奖得者。
万宇良的绰号是“造星大师”,经他手拍摄的人物照片,能将一个普通女孩拍得如同尤物。
有大量的年轻女孩慕名而来,找万宇良拍写真,有的是为了留作青春纪念,有的是为了让自己镀一层金,将照片寄给杂志社,等待一夜成名。
万宇良的收费很贵,一组写真照一万港币起步。
摄影工作室的门是敞开的,女子走了进去。
前台站着万宇良的女秘书,三十多岁,戴着眼镜,名叫姚翠芳。
“接待光临,您有预约吗?”姚翠芳问。
女子并没有说话,直接朝着工作室内走去。
走廊大约五米,暖色调,左右两侧挂着具有艺术性的油画,这里看起来是那么的高级且有品位。
“您好,女士,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?”姚翠芳在后面跟着,礼貌地问道。
这名女子还是没有说话,她的目光、目的明白。
过了走廊,出现一个两百多平方米的敞开式拍摄区。
落地窗,镁光灯、皮革铆钉沙发。
这个时间点摄影工作室内没有客户,只有万宇良和女秘书姚翠芳二人。
万宇良正坐着沙发上看着一份足球杂志,今晚有一场重要球赛,曼联对阵利物浦。
到底是买曼联还是买利物浦呢?万宇良是个球迷,他正在仔细研究。
“老板,有客人找你。”姚翠芳喊了一句。
万宇良回过头,看见这个漂亮的女人,嘴角一笑,“你好啊,是来照相的...”
话还没说话,女人已经加速脚步走到万宇良身前。
这个女人好漂亮啊,拍出来的写真不知道要美成什么样了。万宇良正想起身,突然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这枪是从女人的风衣口袋里掏出的。
“砰!”地一声,万宇良一枪毙命。
姚翠芳看到枪的火光一闪、听到枪响,看到老板万宇良脑袋一歪,她整个人有几秒钟是懵着的。
女子快速脱离了工作室。
又过了几秒,工作室内才传来姚翠芳的尖叫,“啊,啊。杀。杀人了啊。啊。啊。”
·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故事:查了100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最后凭一部电梯破案素材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警员来到案发现场。
负责调查这宗案件的是一个名叫陆条三的高级督察,31岁,履历丰富。
他蹲下身,看着法医正在检验万宇良的尸体,死因明白,一枪毙命。
凶手是一名25岁左右的女性,身高169左右,她并不是这里的熟客。
女秘书和万宇良应该都不认识这个人。
她目的明白,举枪快速杀人,而后逃离现场。
她很有可能是一名职业女杀手,收人钱财,帮人做事。可没必要这么明目张胆吧?
陆条三想,杀人啊,至少蒙个面、戴个口罩什么的,有必要这么嚣张地露脸吗,好像告诉全世界,来抓我啊,人就是我杀的。
以此判断这名女杀手可能具有高智商,或者反社会人格,她自信警员是找不到她的。
她究竟是谁呢,与万宇良有着什么样的仇?
陆条三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鼻吸式清冷油,在鼻子上吸了一口,打量这偌大的摄影工作室。
装修豪华,能在铜锣湾租下三百多平米的办公室,一年的租金就要快两百万,这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。
万宇良的收费虽然是1万元一人起步,可这要拍多少个客人才能回本?
陆条三发现这工作室有一个暗房,找女秘书取来钥匙,进入后是一个二十平米的包厢。
沙发、雪茄、红酒,高级货应有尽有。
不光如此,他从抽屉里还找到一本画册,画册中有几十张照片,这些都是万宇良曾经拍过的女孩照片。
这样一来事情就有点微妙了。
这雪茄、红酒是男人最爱,这房间就是为男士设的,男士肯定不会来拍写真,包厢是万宇良用来招呼他的“好”朋友的。
一边品酒、一边看美女照片,男士们谈论着什么?
这其中肯定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业务。
陆条三已经能够想象出那画面,几个男人说着下流的话,“这女的怎么样?”“这个不错啊,要不要,我介绍给你。”
如果是这样,那万宇良会不会有些灰色收入,巴结富商。
而这其中会不会得罪了谁?
出了房间,同组的警员找到写字楼的两名男子,这两人称见过女杀手,和她乘坐同一部电梯。
大厦的电梯没有装摄像头,只能从这两名男子口中了解情况。
“这女的有什么特征吗?”
“特征啊?”一男子想了想,“很漂亮啊。”
“很漂亮?”
对于这男子来说,女杀手长得是有点“惊为天人”了,至少他很久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女人,穿着风衣,球鞋,身上有好闻的香水味,“还朝着我身边靠了靠。”
“靠了靠?”陆条三一愣。
男子说,当时电梯里有二男二女,女杀手进来后就朝着自己这边靠。
为什么啊?陆条三正思考着,一名警员走了过来,手中握着一份嫌疑人画像图。
这张图是根据女秘书姚翠芳的形貌,由绘图专家画出来的。
画中的女人——
“确实很漂亮啊。”陆条三说了一句,将图给刚才电梯里的男子看,“是这女的吧。”
“是,就是她。”男子再次点头。
·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故事:查了100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最后凭一部电梯破案素材

第二天,死者万宇良的哥哥来停尸房认尸。
翻开布,只是看了一眼他就确定了,他悲痛万分,“真是太遗憾了,弟弟就这么走了。”
陆条三带他去了办公室,问,“你知道万宇良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?”
哥哥说,弟弟的人缘很好,情商也高,不会与人树怨。
不过哥哥提供了一条线索,万宇良最近遇到了债务危机,前不久还问他借三十万块钱。可是这个哥哥只是个普通上班族,拿不出这么多钱,万宇良当时说,没事,我会自己办理的。
顺着这个线索,一查万宇良的银行账户,差不多空了,最近这几个月万宇良频繁地给一个叫做乌鸦哥的人汇钱。
乌鸦哥是道上混的,开了一个担保公司,也就是放高利贷的。
陆条三心想,难道是放高利贷的收不到钱杀人吗?
去找了乌鸦哥,人很壮,叼着烟,“我乌鸦哥是拜关二爷的,从不滥杀无辜!”他否认。
他说,万宇良最近迷上了赌球,运气很背,前前后后输了有两百多万,到现在还欠高利贷近一百万。
乌鸦哥说,“sir,我怎么会杀他?杀了他钱哪里拿啊。”
陆条三给乌鸦哥看了女凶手的拼图画像,“你认识这人吗?”
“呦,挺漂亮的。”
“到底认识不认识。”
“肯定没见过。”乌鸦哥开始吹,“我纵横旺角78家娱乐城,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这条线索应该是中断了 。
·
万宇良的摄影工作室近三个月共有100名女性来拍写真。
七八个警员用了5天时间和这100名女性取得了联络。
这100人对于万宇良的为人呈现南北极分化,有80几人都说万宇良人很nice,拍得照片很好看,对于他的死感到震惊。
还有10几人的说法就很不一样了。
她们听到万宇良死了,竟然都说,“死得好,这人太该死了。”
这又是为什么呢?一查,有个叫Amy的女客人就说了。
原本她是来照相的,拍得好好的,万宇良突然给了她一杯酒,她接受了,两人愉快地喝了一会儿,接着万宇良说,“Amy,你这么漂亮,身材这么好,想不想拍点别的?”
这个“别的”指的就是半L照。
万宇良说,青春转瞬即逝,留下自己最美的身材做个纪念吧。放心,这底片肯定给你,我不会外传的。
Amy当时没想那么多,就脱了衣服让万宇良照相。
谁知过了一周,万宇良忽然拿这些底片来威胁Amy,“有几家杂志对你这些照片很感兴趣,放心,你是我的客人,我肯定先思量你,拿50000元来赎回底片吧。”
“简直就是一个无耻混蛋!”Amy恨恨地说。
她当时只能吃了哑巴亏,把这钱给了,拿回了底片。
还有五个女客人说,她们在照相后,万宇良说要介绍男朋友给她,效果来的都是一些富商,吃饭的时候灌她们喝酒,后来她们逃了。
还有一个叫徐雅的女客人说,在照相时,万宇良曾经对她动手动脚。
这个徐雅在夜总会上班,她说自己去拍写真是夜总会要求的。
徐雅对于警方的问询,眼神闪躲,她还有事隐瞒,警方估计万宇良不止对她动手动脚这么简单。
徐雅咬着牙,哭了,就是不肯说出实情。
在90年代末的香港,很多女性面对这样的性骚扰、威胁,大多选择隐忍,碍于面子,她们不愿意把真相公开出来。
陆条三得知这些信息后,想,果然和我猜的一样。
这个万宇良赌球欠了钱,于是干这些卑鄙的勾当来快速赢利。
可当把女凶手的绘图画像给这100名女性看的时候,她们均表示,不认识这人,也没见过。
线索再次中断。
此时警方不得不求助媒体,将女凶手的绘图画像发到网络、新闻、杂志上,开了热线电话,全城公开寻求举报线索。
·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故事:查了100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最后凭一部电梯破案素材

在当天夜里,就有了收获。
一个热线电话打进来,是匿名的,陆条三接起电话。
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,口音有点怪怪的,“警官先生,我知道杀死万余良的凶手是谁。”
“是谁?”陆条三从口袋里掏出鼻吸式清冷油在鼻子上吸了吸,他一字一句认真听着。
“是个女人。名叫十六姨。”
“十六姨?”
“是的,警官先生,这是她的外号,她是在社团里干活的。”
哦,这一下陆条三听出来了,打这通举报电话的男子可能是个日本人,他虽然说得是粤语,但有些日本口音。
这个日本人说自己是十六姨的好朋友。
他告诉陆条三,这个十六姨有一天喝醉了,亲口和他承认,“没错,万宇良就是我杀的。”
不过这个日本人不肯透露自己名字,他说自己以后也不会上庭,十六姨的手下很多,他怕自己被抨击。
说完之后,他就匆匆挂掉了电话。
·
陆条三一查,真的有十六姨这号人物。
将她资料输入电脑,长得和女凶手画像有八分相像,十六姨本人的档案照片是素颜的,但是女凶手画像显得比较艳一点,脸上都有一颗痣,都很漂亮。
哎,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混社团呢?陆条三一阵叹息。
凶手是确定了,可是没有证据,目前只有一张绘图画像,这不足以指控十六姨杀人。
枪?
这是一个突破口,根据法证部的报告,从在万宇良脑中找到的弹壳判断,行刺万宇良可能是一把美国厂的G19手枪。
十六姨是混社团的,她可能有枪,如果她的手枪就是G19,那么拿返来检验,就能将她定罪。
这个时候一个小探员急匆匆地跑进来对陆条三说,“头,我从一个马仔那里得到消息,今晚十六姨约了东耀帮的丧尸强在屯门决斗,可能会有一场枪战。”
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。
陆条三带着一帮警员去了屯门的一个山头,匿伏在暗处等待时机。
晚上十一点半,十六姨带着三个手下从一辆奔驰车里下来。另一边是丧尸强的人,来了二十几个人,每人扛着刀,手里点着打火机。
“十六姨,胆子很大啊,带着三个人就来会我丧尸强?”丧尸强抠了抠鼻子。
“妈的,金三角那批货是不是你半路吞了。”十六姨破口大骂。
“是啊,我就是仗着人多欺负你们人少。”丧尸强手一摊,背面的兄弟举刀吼了几声。
“人多有啥有。老娘有枪。”十六姨掏出一把G19手枪,朝天空鸣了一枪。
这下还不人赃并获。
二十几个匿伏在暗中的警员冲了过去,把十六姨和丧尸强带回了警局。
陆条三审问十六姨,“说吧,万宇良是不是你杀的?”
“万宇良是谁?”十六姨一愣,“sir,你不要冤枉我啊,我没杀人。”
“那这把手枪是怎么回事?”
陆条三将手枪往桌子上推了推,“行刺万宇良的是一把G19手枪,而你刚好也有一把。”
“sir,有一把手枪就能说明我是凶手了吗?这枪我很欣赏,买了两三把,轮流带到山上打靶练枪。”
这个十六姨说的是真的,她真的从黑市一共买了三把同款G19手枪。
这种美国厂的手枪手感极佳,利用方便,同一批流到香港黑市的就有几十把,枪的子弹相同,以当时的法证条件很难断定究竟是哪一把枪杀了万宇良。
再一查,在万宇良遇害时,十六姨有不在场证明,她和几个手下过海去澳门玩了几把。
关于那张女凶手的绘画图像,十六姨看了后说,“这哪里是我啊,这人一看就是个妖艳J货,我长得比她好看多了。”
那疑犯画像是用笔画的,确实很难说到底是不是本人。
找来当时在凶案现场的女秘书姚翠芳到警局辨认嫌疑人,她回答得暗昧,“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,哎,太久了,我有点忘了。”
难道查错了?
“sir,到底是谁冤枉我?”十六姨说。
可这人陆条三不能说,究竟当初匿名电话打来时,他承诺过对方的。
“行吧。你把手上那三把手枪交出来。”陆条三无奈地说。
“只剩两把了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哎,有一把手枪丢了,不知道跑去哪里了,那天去夜总会玩了之后就不见了。”十六姨解释。
案发前一周,她曾去夜总会玩,出来后一把G19手枪就不见了,不过这枪是黑市买的,自己也是混黑道的,哪能报警,只能是自己认了。
陆条三仿佛在无数错综缠绕的断线中看到了盼望。
凶手和十六姨长得很像,她很可能当时也在夜总会,她无意中捡到了这把手枪,而后用它去杀了万宇良。
去了夜总会,问了很多人,都是说不知道,没见过这人。
刚刚冒出的线索再次中断,茫茫人海中,找一个画像中的人,有时候很容易,有时候又很渺茫。
·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故事:查了100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最后凭一部电梯破案素材

陆条三回到警局。
进了电梯,电梯里人很多,有男有女,背面又走来一人。
陆条三本能地朝着男同事那边挤了挤,不挤不要紧,一挤,陆条三好像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他叫一个女同事出去,让女同事从表面重新走进电梯。
电梯人多,女同事本能的朝着女生那方位走去。
他又叫了一个男同事出去,男同事进来的时候,朝着男生的方位走去。
对啊!
这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,当一个人走进电梯,看到人很多,他一定是出于礼貌朝着同性的方位走去,而不是异性。
还记得案发当天,当漂亮的女凶手走进电梯的时候,电梯里有两个男人、两个女人,这名女凶手是朝着男人的方位走去。
这很不正常啊。
难道?
一个大胆的推论在陆条三心中形成,这不是一个女凶手,而是一个男扮女装的男人。
他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,光天化日行凶,他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,因为这身女装就是他最好的伪装。
这就解释了“她”为什么全程不说话,因为他不能说话,会暴露性别。
那么凶手会是谁呢?
陆条三的脑筋思考飞快,他想起那通日本人打来的电话,日本人是个男的,他为什么要打电话,他是想栽赃给十六姨,而他会不会就是凶手?
如果这个日本人是凶手,凭着一通再也不会打来的电话,要怎么找到他?
方向越来越明白。
“女”凶手的身高大约169,身材偏瘦。她能把自己化妆得这么美,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能把自己化得这么美?
嫌疑人的特征被快速锁定。
一个在香港生活的日本人、身高169左右、偏瘦,而他住在夜总会附近的片区,他的职业很有可能是一名化妆师。
·
万合网;信用卡代还;逆天奇案故事:查了100人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最后凭一部电梯破案素材

三天后,一个名叫川原的男人被警员抓获了。
他是一名化妆师、在他家里搜查到一把G19手枪,他就是行刺万宇良的凶手。
川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。
他用日本口音幽幽地说,“警员先生,这个万宇良是个大Y魔,难道他就不该死么?”
还记得在调查万宇良的客人中,有一个叫做徐雅的女客人吗?
她在夜总会上班,去找万宇良拍写真,拍完后万宇良灌她喝了酒,把她给强J了。
这个徐雅也是从外地非法移民来的,她不敢报警,只能冷静将屈辱忍着,而川原是夜总会的化妆师,他一直暗恋徐雅。
他看到徐雅的伤、眼中的泪,知道了这件事,于是产生了复仇的念头。
这个念头从他无意间在夜总会的楼梯口捡到一把G19手枪开始。
他知道这枪是十六姨留下的。
他挺讨厌十六姨的,这人有次来夜总会玩,川原不小心碰了她,川原立刻致歉了,十六姨还是给了他一巴掌,“没长眼睛啊!”
这一巴掌让他恨十六姨。
他善于化妆,把自己化得和十六姨很像,并且更美。
他也准备好,如果日后警员发现了,就打一通匿名电话,把罪名嫁祸给十六姨。
反正这女的也是混黑道的,说的话不可信,警员会快速定十六姨的罪,那他就能彻底没事了。
·
案发当日,川原化了最美的妆,走在人群中,握紧风衣口袋中的手枪。到了摄影工作室,见到万宇良,拔出手枪,一枪毙命。报了仇。
他千算万算,却因为一句日本口音、因为一通多此一举的电话,让这宗完美行刺案暴露破绽。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

上一篇:张继科陷加盟商纠纷!有人损失百万,品牌自称王思聪投资……
下一篇:为什么风靡一时的后置指纹解锁功能,如今突然消失了?
我是的十八簿

写了 1088 篇文章,拥有财富 3906,被 1 人关注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万合网 |津ICP备20000583号|

津公网安备12022502000169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7 Comsenz Inc.
返回顶部